年專注于
精密齒輪生產定制
咨詢熱線:
159-0564-8082
新聞動態
news and trends
你的當前位置:
中國企業為什么沒有顛覆性科技創新?
來源: | 作者:proc16076 | 發布時間: 2018-05-02 | 891 次瀏覽 | 分享到:
中國將永遠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的潛臺詞就是:如果沒有Do what is right的效能
  中國沒有顛覆性科技創新,是老話題了。
    搞顛覆性科技創新必須是Do what is right的效能+效率+工匠精神,也就是工業邏輯+工匠精神。現階段的中國最缺的就是工業邏輯與工匠精神,特別缺的是Do what is right效能與工匠精神。而Do what is right效能在中國是徹底的缺位,即便從歐美進口Do what is right效能,也不一定管用。也就是說,如果中國不能把握好Do what is right效能,那么,中國將永遠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
    中國將永遠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的潛臺詞就是:如果沒有Do what is right的效能,即便效率再高,中國的國民經濟也只是一種“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的存量財富轉移、自我否定甚至自我毀滅游戲,最好也只是零和游戲,中國國民經濟既永遠不會有增量財富創造活動,永遠不會創造出永恒價值,也永遠無法激活和釋放出任何新的經濟增長動力,更別談中國領導世界經濟發展。
    中國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原因很多,其中就有以下幾種。
    1/ 絕大部分中國人都在為生計奔波勞累,哪有心思科技創新?
    中國人的創新大多是應用驅動型,以服務創新或商業模式創新為核心,旨在快速賺錢,為了養家糊口,而非技術創新。“班不好上,工不好打,生意不好做,房價還死貴,能不能給我們條活路”,夏天已經來臨,而國民不斷感受到的卻是經濟低迷的陣陣寒風,誰還有心思去科技創新?!
    如果將一件精美的物品放到一位中國人和一位猶太人面前,猶太人想到的是如何通過顛覆性科技創新和顛覆性工藝改造來設計更加精美的物品,從而生產出高附加值的產品;而中國人則希望在抄襲和復制的基礎上以更低的成本生產出類似的物品,從而迅速占領市場,賺快錢。猶民族崇尚創新,視模仿別人為辱。據說華為公司62000多的專利,全部是為生產配套的應用型的,目的是為了以低價迅速占領市場,因此,雖然華為公司每年都會有數百億元人民幣的研發投入,其中2016年研發投入700多億,但竟然沒有一個是顛覆性科技創新,生產出來的產品既不是更加精美的物品,也沒有什么高附加值。
    2/ 中國文化既不歡迎另類思維,誰敢科技創新?
    中國人的創新,是少數人的需求,大多數人沒有這個愿望,也不允許,因為創新要求“另類思維”或“異類思維”,這不是中國文化所鼓勵的。中國文化所鼓勵的是“跟對人,站好隊,站穩立場”,既不是“標新立異”也不是“另類思維”。
    顛覆性科技創新層出不窮和日新月異的以色列人則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喜歡拋根問問題的“求異思維”,“求異思維”使得他們在顛覆性的科技創新的歷史中迅速崛起,成為引領世界發展的強國。“不可能的事情,我們堅持做;困難的事情,我們多花些時間。”用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的話說就是:“遠見必須取代經驗,最穩妥的辦法就是放膽一試。”
    以色列人的創新,基于舊約圣經的解決問題、化解威脅,以增加安全感為內因和動力源頭,以信仰為能量,是危機感倒逼下的顛覆式科技創新;而美國“硅谷”的顛覆性科技創新,則以實現Do what is right的個人偉大夢想和用增量財富創造去改變世界,彰顯Do what is right的自我價值作為驅動力,核心要素是“(在正確的路徑上)尋找自我”。
    3/ 不知道顛覆性科技創新的正確路徑在哪里,誰會科技創新?
    想搞顛覆性科技創新的中國人肯定有,但是,根本就上不了路也找不到北,長時間地不知道顛覆性科技創新應該如何搞,只是習慣性地在跟隨、抄襲和復制的路徑上持續積累歐、美、英聯邦國家顛覆性科技創新的顯形成果。德州儀器、蘋果公司、洛克希德?馬丁等OSM企業的顛覆性科技創新模式與中國人的生意模式區別太大,一般來說,在跟隨、抄襲和復制基礎上做生意的中國商人,是無法看明白在顛覆性科技創新基礎上做增量財富創造的歐美企業家所玩弄的手法的。
    據說華為公司在過去十年期間投入研發的資金高達400億美元(其中2016年764億,2015年596億),但是,華為公司的顛覆性科技創新一直等于零,華為公司每年投入數百億的資金去搞研發只是為了去跟隨、抄襲和復制歐美英聯邦國家的二流科技成果,以保持華為在海外的競爭力。即便華為嘔心瀝血搞出了一些顛覆性科技創新,華為公司也不可能有能力把顛覆性科技創新轉化成為增量財富創造,就像以色列特拉維夫的顛覆性科技創新無法自動轉換成為增量財富創造,而不得不把顛覆性科技創新成果賣給歐、美、日、英聯邦國家的財富500強公司一樣。以色列特拉維夫的顛覆性科技創新成果是從來不會賣給中國大陸公司的,因為中國大陸公司沒有能力將顛覆性科技創新轉換成為增量財富創造,華為公司也一樣沒有這個能力。所以,華為公司每年數百億的研發投入只是為了追趕歐美競爭對手的二流科技創新成果。這再次證明中國是不可能出現顛覆性科技創新,即便出現了顛覆性科技創新也不可能轉換成為增量財富創造。
    4/ 功利主義掛帥,誰承受得起搞科技創新的巨大成本代價?
    近30多年,資本邏輯在中國異常發達,到了全民炒股、全民炒房、貨幣超發和全民股權投資的瘋狂地步,難免造成“一業繁榮,萬業凋敝”的唯金融獨尊,這一切都是功利主義在鬧鬼。凡是功利主義心思重的人,都不愿意去做顛覆性科技創新,即便去做了,也只是偷工減料地做短平快項目,最終還是會為了利潤而在跟隨、抄襲和復制的路徑上走捷徑。
    悲哀的是,既不是Do what is right效能在中國的徹底缺位,也不是中國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而是整個中國,幾乎是所有的中國人,從上到下,都是為了一已之利,不遺余力,盡己所能地撈錢,有權的沒權的,有知識的沒知識的,只要對自己有利有益,哪管天下洪水滔天。這一點是令人感覺深深絕望之處,當今中國,想喚醒裝睡的人,真的是太難太難了,幾乎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社會問題所在,但幾乎所有人都去參與放大問題,以至無法收拾。例如,證監會既是中國股市最大的莊家又是最大的老千,既肩負著為國企解困的神圣使命又背負著為權貴們圈錢的重擔,所以,證監會必須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證監會必須舉刀追殺散戶的資金,因此,中國股市與證監會完全被功利主義所綁架與轄制,沒有丁點的顛覆性科技創使命感,相反,中國股市與證監會成了中國顛覆性科技創新的大克星。中國房監會也復制了中國證監會的一切功能,也成為中國顛覆性科技創新的第二大克星。
    中國制造出航空母艦是因為從烏克蘭購買了全套的航空母艦的圖紙,這是捷徑,是運氣好的好事。困擾中國重型燃氣輪機生產的葉片難題近日實現突破性進展,中國已經能夠獨立自主生產重型燃氣輪機透平葉片,也是因經濟窘迫,烏克蘭終于同意出手UGT-25000燃氣輪機的全部技術給中國,這也是捷徑,是運氣好。但是,功利主義驅動,資本心魔的存在,讓工業心在中國成為稀缺資源,就不會讓中國永遠有好運氣。如何征服人性深處的功利主義心魔是中國人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中國企業就像我國傳統武術一樣,只練花架子,怎么好看怎么來,不注重實戰,所以,有人聲稱中國永遠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有人指責華為公司是靠資本運作壯大起來的,因為華為投入巨資仍然搞不出顛覆性科技創新,也因為華為在海外走削價競爭沒有利潤的路徑,甚至有人說華為是最大的組裝公司,具體理由是,“華為手機的核心零部件全部靠進口,處理器是美國高通設計,臺積電代工,然后封裝“麒麟”說是自己研發,系統UI基于谷歌安卓,屏幕內帶著大下巴,內存進口三星的,攝像頭傳感器是索尼的,屏幕部分采用夏普的,部分是國內工廠的,玻璃采用美國康寧的......”。也有人說聯想也是一家“不注重研發,沒有核心技術”的組裝公司。
    沒有顛覆性科技創新,企業自然就沒有行業標準話語權、定價權和全球市場游戲規則的制定權,自然利潤就微薄。
聯系我們

地址:六安市集中示范園區勝利南路和三元路交叉路口 

電話:0564-3635236

手機:13966266529 15105641963

聯系人:楊先生  李先生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